首页 > 综合 > 西部经济70年变迁
西部经济70年变迁

发稿时间:2019-12-02 10:34:21

未来,西部地区将成为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和活力最大的地区,从中国区域发展的“短板”转变为平衡中国区域发展的新疆地区。

(2017年8月20日,首次送往俄罗斯彼尔姆市的青海省中欧郊区,从青藏铁路公司格尔木站出发。照片/新华社)

文|任宝平

2015年3月2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外交部和商务部联合发布《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共同建设的愿景和行动》。文件提出,为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将充分发挥全国各地区的比较优势,实施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

在西北地区,新疆将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重要的交通枢纽、贸易物流、文化、科教中心”,而Xi安将成为“内陆改革开放的新高地”,整个西北地区将成为“中亚、南亚和西亚国家的通道、贸易物流枢纽、重要的工业和文化交流基地”。就西南地区而言,广西应“为西南和中南地区的开放和发展构筑新的战略支点”,云南应“为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构筑新的高地,成为面向南亚和东南亚的辐射中心”。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西部地区已经从过去“温饱不足”的边境地区转变为国家战略建设和发展的桥头堡。经济繁荣、工业化、城市化、基础设施建设和人民生活水平发生了巨大变化。

1978年,西部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有728亿元,到2018年将超过20万亿元。在2018年公布的中国百强县(市)区名单中,西部地区有25个县(市)区。其他统计数据显示,西部地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78年达到334元,2018年达到30652元。1978年,西部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26元,2018年达到10618元。特别是,从2012年到2018年,西部地区贫困人口从5086万下降到1634万,年均下降25.5%。西部地区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贫困率均低于10%。西部地区的扶贫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

西部地区是指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陕西、四川、重庆、新疆、西藏、云南、广西、宁夏、青海、内蒙古、甘肃、贵州等12个省、市、自治区。70年来,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主要经历了两个阶段,一是为工业化奠定基础阶段,二是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以来的快速发展阶段。

中国西部是一片辽阔而资源丰富的土地。由于历史、地理等多种原因,新中国成立初期处于“先天落后”阶段。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的工业主要集中在上海、天津、青岛、广州、北京、南京和无锡等沿海地区和城市。西部地区的社会总产值不到全国总产值的10%。

建国初期,中央政府就十分重视处理沿海工业和内陆工业的关系。毛泽东主席在他著名的《论十大关系》中说:“中国约70%的轻重工业位于沿海,而只有30%位于大陆。这是历史上形成的不合理局面。沿海产业基地必须得到充分利用,但为了平衡产业发展布局,内地产业必须大力发展。他说:「从大力发展内地经济的目的出发,毛泽东认为有需要在平衡工业布局的同时作好准备。大部分新兴产业应该安置在内地,以逐步平衡产业布局,为备战提供便利。这一时期,西部大开发的目标是从大陆建设和备战的角度确立的。

在这一思想指导下,新中国在“五五”期间进行了第一次西部大开发。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中国政府把苏联援助的156个项目和其他项目中的相当一部分放在工业基础相对薄弱的大陆的配额以上。在最终投入建设的150个项目中,除50个位于东北地区外,绝大多数位于中西部地区。150个项目实际完成投资196.1亿元,其中西部地区39.2亿元,占20%。44家国防企业中,35家位于中西部地区。西部地区有106家民营企业的21个项目。西部第一次大规模投资极大地改变了西部地区的落后状况,为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

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初,鉴于国际形势的变化,中国在西南和西北内陆地区进行了大规模的重工业建设,即“三线”建设始于“三五”时期,这是西部地区的第二次大规模开发。

一、二、三线的划分主要考虑国防和经济建设的需要。“三线”区域覆盖甘肃省乌鞘岭以东、山西省雁门关以南、京广铁路以西、广东省韶关以北的广大区域。范围包括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宁夏等七个省(区)的全部或大部分,以及河南、湖北、湖南、山西等西部地区。

1965年,铁路、冶金和国防工业开始建设,以成昆、湘黔铁路、攀枝花、酒泉钢铁厂和重庆工业基地为主要基地。从1969年到1971年,“三线”建设全面展开,一批国民经济骨干企业初步建成,大大改善了西部工业发展的落后布局。

从1966年到1975年,中国在“三五”和“四五”地区投资1173.41亿元。“三五”期间,“三五”建设投资占全国基本建设投资的52.7%。“三线”建设为西部地区工业发展奠定了基础。许多西部省份首次形成了相对完整的工业体系。更重要的是,“三线”建设期间新建、改建、扩建的每一家企业也向西部输送了一批极具价值的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这些人成了未来西部工业发展的种子和支柱,使得西部工业的小火花逐渐燎原。

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全面展开后,邓小平同志提出了“兼顾两个大局”的区域发展战略构想。一个大局是加快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加快发展。内地应该考虑全局。另一个大局是,当发展到一定时期,即本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时,全国将不得不加大对中西部地区发展的帮助,东部沿海地区也将不得不服从这一大局。这一时期,西部经济发展是从国民经济协调发展和实现共同富裕的角度出发的。

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高度重视这个具有全局性的重要问题,就解决地区发展差距和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发表了许多重要讲话。1999年6月17日,江泽民在西北五省自治区国有企业改革与发展论坛上强调,“我们要抓住世纪之交的历史机遇,加快西部地区的发展步伐”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快西部大开发,逐步缩小地区间发展差距,实现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最终实现区域经济全面繁荣和全民共同富裕,不仅是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的要求,也是国民经济持续协调发展的内在需要。

1999年11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定了西部大开发的政策。2000年3月,成立了西部开发办公室,以促进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2000年10月,中共十五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的建议》。以实施西部大开发和促进区域协调发展为战略任务,发行14亿元长期国债。《纲要》强调:“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是实现第三步战略目标的重要举措,关系到经济发展、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区域协调发展和最终共同繁荣。”

2001年3月,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个五年计划纲要》再次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做出了具体安排。西部大开发的实施是依靠亚欧大陆桥、长江航道、西南海路等交通干线发挥中心城市的作用。通过线、点、面的衔接,逐步形成西陇海-蓝欣线、南(宁)-桂阳线、成昆(明)等西部行政区域特色经济区,带动其他区域发展,逐步重点推进西部大开发。

2006年12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西部大开发“十一五”规划。目标是努力实现西部地区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稳步提高,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建设取得新突破,重点地区和重点产业发展达到新水平,教育和卫生等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取得新成果,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迈出坚实步伐。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党中央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现代化和推进新的开放战略的角度,对西部大开发进行了定位。在这一方向下,启动了152个西部大开发新重点项目,总投资3.75万亿元。西部地区基础设施、民生和生态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西部地区着力调整经济结构,改善民生,实施了一大批重点工程,巩固了西部经济社会稳定健康发展势头。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国务院还审议批准了西部大开发“十三五”规划。《规划》明确规定了“十三五”期间西部大开发的目标。总体目标是到2020年如期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把西部地区的综合经济实力、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生态环境提高到一个新水平。具体目标包括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创新驱动发展能力显著增强,转型升级取得实质性进展,基础设施进一步改善,生态环境大幅改善,公共服务能力显著增强。

2019年,中央深化改革委员会通过了《关于促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时期新格局的指导意见》,要求更加重视西部大开发,充分发挥“一带一路”的主导作用,加快内外通道和区域枢纽建设,完善基础设施网络,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和外向型经济发展水平。要更加注重推进高质量发展,落实新的发展观,深化供给结构改革,促进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环境的协调。

(2018年12月10日,云南省大理至瑞丽铁路重点控制工程怒江四线特大桥钢桁架拱成功合拢,标志着中国“一带一路”中缅国际铁路走廊建设取得重大进展。照片/新华社)

经济区是带状经济区的缩写,属于经济地理学的范畴。经济带的发展需要依托一定的交通线路,以此为发展轴线,以经济发达城市为核心,充分发挥城市的集聚和辐射效应,连接和带动周边不同等级和规模城市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成点密集、面辐射、线延伸、产、贸、流通一体化的带状经济区。“一带一路”的建设将为西部大开发的新阶段提供一系列发展机遇。

西部地区产业结构水平低,门类不全,实力弱,布局不合理,支撑能力弱。产业结构的滞后也制约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在“一带一路”建设的背景下,产业结构升级是西部大开发的突破口。一是发展特色农牧业,提高西部地区粮、棉、油、畜产品生产能力,推广农业机械和农业科技,实施农业综合开发、农田水利、农业示范基地等项目,支持和效益农业,改善农业设施设备条件,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二是发展新产业。加快老工业基地改造,通过结构调整、技术创新、产业集聚和兼并重组,大力振兴装备制造业,增强制造能力,依托丰富的自然资源,发展现代能源产业,推进工业化进程。第三,发展现代服务业。围绕西部物流中心、贸易中心、金融中心等建设。,加快发展物流仓储、电子商务、金融保险、旅游、文化创意产业、专业知识咨询、教育培训等现代服务业,不断提高服务业比重和水平,更好地满足社会生产和人民生活的需要。第四,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积极支持新能源、节能环保、新材料、生物产业等领域的技术研发和创新活动,培育具有区域特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提高行业整体创新能力和发展水平。第五,在东部地区外部需求增长乏力、要素成本上升、发展空间有限的制约下,西部地区应积极利用其丰富的自然资源、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充足的土地储备,有序、有选择地承接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充分发挥其后发优势,实现产业结构的重大调整、跨越和发展。

城市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载体。西部大开发已经走过了十多年的辉煌历史,但是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一直落后于中部、东部和沿海地区,形势变化不大。西部地区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缺乏大城市和低城市化率。与东部发达地区相比,西部城市化呈现出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总体城市化水平较低;第二,西部地区少数省会发展迅速,规模较大,而中小城市发展缓慢,规模较小。“一带一路”的建设将有助于提高西部地区的城市化水平,为西部城市群的崛起带来良好的机遇。

基础设施建设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先决条件。西部地区资源丰富,但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西部地区的道路面积存量仅为中部地区的1/2,东部地区的1/7。基础设施建设滞后,首先制约了西部地区丰富的资源供给与东部地区广阔的市场需求对接,无法将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其次,不利的市场环境降低了对外资的吸引力,限制了对西部地区的投资。第三,糟糕的交通状况和封锁的信息限制了当地居民与外界的联系,不利于观念的创新。“一带一路”的建设将有助于改善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环境,并带来与时俱进的良好机遇。

“一带一路”是一个综合了西部大开发和对外开放的政策版本。自20世纪70年代末实施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以来,中国对外开放由南向北、由东向西推进,基本形成了“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沿海经济开放地区-沿江开放城市和沿边内陆开放城市-沿边开放城市”的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2013年9月29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开放,标志着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新一轮战略时期的到来。由东向西呼应的“一带一路”建设理念的提出,是深化中国对外开放、维护国家安全的重大战略举措。有利于拓展西部大开发的内涵和空间,使西部地区从区位劣势转化为区位优势,建立和完善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战略体系。

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西部省市、西部地区和中亚国家将共同推进区域一体化进程,进一步加强资本流动、物流、人流、信息流等方面的合作,构建铁路、公路、航空、管道、电信、电网互联网络体系,在更大范围内促进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可以预见,西部地区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将加快,城市化水平将提高,基础设施和投资环境将改善,资源将得到有效开发和利用,对外开放将进一步扩大。未来,西部地区将成为我国经济增长潜力和活力最大的地区,从我国区域发展的“短板”转变为平衡我国区域发展的新疆地区。

70年来,西方经济主要以数量增长为发展目标,并取得了较高的成绩。新时期西部大开发的政策目标已经从早期的数量增长转变为质量增长。从过去以交通设施为代表的有形基础设施,到以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型现代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建设都体现了具体措施。另一方面,新时期新一轮西部大开发应与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相协调,以新的发展观为指导,以高质量发展为目标。在加强对外开放和与外国投资者深入合作的同时,要实现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转型。

(2019年2月17日,重庆寸滩港。寸滩港是长江上游航运中心的标志性工程。重庆港是重要的港口区。它拥有现代化的集装箱码头,拥有完善的货物装卸、堆场和物流配送功能,拥有全国一流的港口。利用保税港区和重庆保税区的政策,成为云贵川至陕西集装箱运输的主要通道和重庆及西部地区的主要枢纽港。照片/视觉中国)

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中,西部地区应以优质发展为目标,以新的发展观为指导,进一步完善和优化当前西部地区的市场经济,为西部地区企业的发展创造良好、公平的市场环境,进一步深化供给侧改革,以市场需求为导向,通过现代经济体系的建设激发西部地区企业的发展活力,从而推动西部经济的进一步发展。

西部大开发的重点应逐步从开发建设转向创新驱动和创新型经济发展,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智能制造和网络经济等新形式,积极培育西部经济发展新动力。区域创新发展的前提是提高区域创新能力。在这个过程中,提高该地区的科学研究水平和教育能力是政府的责任。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中,西部地区各级政府应重视科研院所在创新发展中的重要性,提高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自主权,完善制度,简化科研项目流程,强化成果导向,鼓励新势头的转变。同时,通过区域优惠政策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减少人才外流,从培养区域自主创新能力和吸引外部创新人才流入两个方面提高区域创新能力,从而实现西部地区新动力的转化。

第二,实现协调发展,促进西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一是产业结构的协调发展。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中,西部地区应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充分发挥自身的资源特色,利用比较优势,走以创新为核心的新型工业化道路。二是促进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协调发展。工业化是城市化的先决条件,或者说,工业化直接导致人才的积累,从而促进城镇的发展和壮大。城市化也从增加社会需求的角度影响工业化的发展。工业化和城市化的相互促进和不断发展,逐步提高了中国的社会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因此,在新一轮西部大开发中,西部地区应发挥工业化和城市化的作用,促进西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在西部大开发的初期,各级政府在追求西部经济增长时,关注点更集中于经济增长的数量而非质量,由于对自然生态的重视程度不足,在过去的20年里,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一些压力,但目前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了转型期,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新发展理念也表明了绿色发展对我国社会发展的重要性,绿色发展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前提,更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因此,在新一轮的西部大开发中,政府应以高质量发展为纲领,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发展道

广西快三 快3网上投注 五湖四海全讯网 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投注



上一篇:长春飞杭州CZ6630广播寻医急救 吉大两名教授空中大爱救人

下一篇:农村老人为什么看着那么可怜?三个原因,浅析农村无法改变的困局

© Copyright 2018-2019 eppigroup.com 窑口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